【求索|“两区”建设主题大讨论】任晓:创新推动温州民营经济发展再破题

任晓


温州民营经济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破旧立新突破口,代表四十年改革开放进展的一个重要面向。回望改革历程,温州民营经济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创新发展始终是温州民营经济的灵魂。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民营企业要坚持突破创新,心无旁骛聚焦主业,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党委政府要把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大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壮大作为重要政治任务,鼓励、支持、引导民营经济再开发展新局、再立时代新功。


1

率先破题 开创新时代温州版民营经济

温州是中国民营经济之都,一大批温州民营企业成长于改革开放之初,拼搏在改革开放潮头前沿,作为“民营化”和“市场化”的践行者,共同缔造出举世瞩目的“温州模式”。进入新时代的温州民营企业肩负推动高质量发展“先行者”、“探路人”和“生力军”使命担当。面对当前经济发展不确定性明显上升、增长下行压力有所加大、经营困难增多等“发展中的困难、前进中的问题、成长中的烦恼”,温州民营企业不仅要直面挑战,积极应对,还要累积经验,为保持全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长期向好发展提供坚实支撑,力争率先破题习近平总书记对民营经济“只能壮大、不能弱化,不仅不能‘离场’,而且要走向更加广阔舞台”的新期许。

市委十二届七次全会提出,“打好高质量发展组合拳,重塑民营经济新标杆”“培育新动力、形成新动能,打造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引擎”。市委书记陈伟俊在《今日浙江》2019年第1期撰文强调,温州要“在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中走在前列”,就要抓牢民营企业和科技创新,作为高质量发展工作的“根本”和“核心”。

这一理念建立在对当前和未来经济形势的准确理解,对当前民营企业发展基础、态势、格局,以及面临的约束条件的深刻认知之上。经济运行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要求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以保证高质量经济发展目标。一个成熟的现代经济系统基本能力要件是,具备增长新动能培育和积蓄能力,能够推动产业结构迭代与驱动增长引擎进化。在新时代知识经济条件下,经济体系质量必定落脚在微观市场主体(组织)的创新要素集聚整合水平提升,也即,企业机构创新与动能创新。

1

找准赛道 提高民营企业的运营质量

当下温州工业企业运营质量提升仍有很大空间。以2018年静态水平为例:新增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累计36家,绝对数量只有同期浙江全省638家的零头;单个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平均为0.86亿元,只有全省平均数的1/2强;规上工业企业每百元资产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为80.96元,略微高于全省同一指标的79.77元,而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3.06元,却高于全省同一指标6.73元。另外,规上工业企业利润率为6.06%,落后全省平均水平约0.58个百分点。

规上工业企业无疑是温州民营企业的头部。这些头部企业的运营关键指标直接反映实体经济部门发展质量不高。从规模体量看,收入总量这一核心指标反映出的企业实力明显偏弱。

那么,这是否是因为民营企业发展一定阶段后更加务实理性,开始注重稳健?不妨退一步,从规上工业企业运营的关键财务指标看。一方面,企业资产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能力不突出,没有表现出更为领先的资产营运水平。另一方面,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对应的成本偏高又反映出一个令人不安的可能,即企业运营的业务模式属于成本消耗型。因为,规上企业通常运营机制相对完整且成熟,一般不会存在明显的成本费用控制缺陷。成本高企,大概率决定于企业所处产业区段或内生业务模式落后。

笔者认为,问题不在于企业自身的盈利能力、管理能力等技术层面,而是根本处在一个落后的赛道。这是一个更为深层,也更为棘手的问题。它与企业作为选手的努力程度关系已经不大,跳脱陷阱锁定的唯一进取之路,只有更换赛道,也即通常所谓战略转型与模式升级。

好消息是,温州产业转型在加快,新兴产业在崛起。目前从事数字经济核心制造业企业已逾100家,其中产值超5亿元以上的企业16家。2018年温州全部数字核心产业制造业工业增加值超过103亿元,已占全市工业增加值的11%以上。

下阶段应着力尽快调整战略方向与业务模式,切换至更快增长的赛道,突破微观组织体量边界。按市委十二届七次全会提出的“实施百企上市、千企上规、万企上云”计划,推进“引导企业走‘专精特新’发展之路,培育‘隐形冠军’‘单项冠军’企业”,以及孵化“‘百亿规模’企业、‘独角兽’企业”等任务,在差别分类层次上“狠抓市场主体培育升级,力推企业上规模上台阶”,从而增强本地民营企业发展的稳健性与可持续性,巩固企业在市场激烈竞争中的耐力与韧性。

1

把握风口 搭建孵化创新的服务生态

创新是贯穿工业经济各部门各阶段的主题与主线,是决定工业经济体系版本优化、综合竞争能力递升与驱动引擎功效放大的底层逻辑。工业经济在早期成长阶段,规模和价格竞争为主导,创新决定效率,效率决定生存,而进入后期成熟阶段,质量与技术竞争为主导,创新决定价值,价值决定发展。

拥有高水平的创新能力的新型制造业企业代表未来。从更长期的成长性追求来观照现在,当前的时间节点对于制造业来说可能正是各种变革的起点。用马云在“2018云栖大会”上的说法是,DT(Data Technology)(数据技术,编者注)时代的“新制造”会给IT(Information Technology)(信息技术,编者注)时代的产业运行方式带来席卷性的威胁,却也带来席卷性的机会。DT时代既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取决于企业是否能够通过创新把握变革风口。

政府的关键抓手是搭建创新孵化的垂直服务生态。分布式创新浪潮兴起后,从项目团队创业到企业产品创新,孵化、加速、赋能已经形成一个较为一般化的路径。创新主体成长也沿着初创苗圃的大批种苗培育,到创业黑马出现,再到准独角兽或独角兽脱颖而出。在整个创新孵化闭环中,公共性(产业)政策提供的必要和增值服务贯穿各个阶段、环节和层级。政府应有能力提供创新全生态的对应垂直服务。比如,从公共众创空间(社区)、创新孵化器、公共融资担保基金,到创新产业引导基金等基础性垂直配套安排。

2018年以来,温州市发布“新动能21条政策”,明确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一系列政策支持。并分别在《温州市科技企业新“双倍增”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加快推进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进一步加快现代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和《温州市产业创新服务综合体建设实施方案》中针对不同情况作出补贴(保费)补助、(风险)补偿、(贴息)补贴和奖励等政策安排。

下一步,贯彻落实好市委十二届七次全会提出的“着力打造最佳营商环境”“树立创新强市、人才强市导向”“加强创新平台建设,整合优化创新资源配置”等目标任务,有必要在匹配异质性孵化项目类型及特点,匹配不同细分领域不同阶段创新项目资源需求,匹配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等分类创新载体运营模式等方面做进一步完善提升。

作者单位:温州市委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