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处置的“温州创新”:四大机制防范化解银企金融纠纷

编者按

温州正在实现从“风险先发”到“率先突围”的转变。

随着企业风险处置的扎实推进,从最新的出险企业数、银行不良贷款额、不良贷款率、企业司法破产数来看,温州金融形势趋于稳定,逐步向好的态势已基本明确。

截至11月末,全市银行机构账面不良贷款余额为18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13%,实现“双降”。全市成功处置风险企业175家,比上年同期少145家,处置完成率72%。

近日,温州创新的四大机制化解银企金融纠纷处置过程中的四种风险受到了省政府领导批示点赞。这之中温州刚推出的行政调解机制成为全国首创,为一般银企纠纷非司法方式解决开辟了新路径,迈出了地方政府规范化制度化介入银企金融纠纷的重要一步,为全国提供借鉴。

温州市金融纠纷行政调解室是受理调解各类金融纠纷的专门工作机构。

行政调解机制释放司法压力 市县13个调解室成立

上月底,在温州处置办的主持下,经行政调解,温州一家机电设备公司与一家国有银行达成的协议,双方同意用分期还款的方式偿还存在逾期风险的贷款。双方达成协议后,调解书通过华东公证处赋予了法律效力。“这样双方都放心了,企业不用担心银行催款,银行也不用担心企业不履行协议。”这是温州推出金融纠纷行政调解机制后又一起成功案例。

“以往我们在处理银企金融纠纷采用行政协调,没有法律赋予的强制执行效力,会出现单方不愿意执行的情况,很容易陷入被动,最终还是要走司法途径。”温州处置办人士说,相对于银企金融纠纷数量,温州的司法力量相对不足,金融纠纷案件往往需要花费半年以上的时间,耗费大量的时间和成本,不利于处置快速推进。

经过这些年的实践,温州寻找到了“行政调解+”的方式。“调解书属于债权文书,经过司法确认、公证或者行政仲裁确认就能具备法律效力,债权人有权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今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中国银监会关于充分发挥公证书的强制执行效力服务银行金融债权风险防控的通知》的出台更是给了这种机制以支撑。

“有其他城市进行过尝试,不过都是零星的几起案例,温州是首次尝试推出这种机制。”今年9月,温州正式推出金融纠纷行政调解机制,设计规范流程,对程序启动调解、调解实施实现以及调解书制作进行了明确规定。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成功实施7个行政调解对接赋强公证的案例。

行政调解机制还具备缩短时效、降低成本的优点。银企金融纠纷通过司法途径需要排队,往往要花上3-9个月的时间,金融纠纷行政调解原则上在发出受理通知之日起30日内完成。通过多方努力,温州还将公证的费用降到100-200元一件,大大缩减了企业的成本。

今天,温州市县两级13个金融风险处置办正式挂牌设立银企金融纠纷调解室。这13个调解室具体负责金融纠纷行政调解工作,处置办工作人员为专职调解员,并聘请银行业协会、律师协会、公证员协会等单位和社会团体的专业人员为兼职调解员。

资产转移信息共享机制 强化温州信用建设

企业主董先生刚跟银行签订了借款合同补充协议,同时他还申报了自己的资产清单,接受银行和相关部门的严格监管。这是温州为了防范行政调解期间风险企业发生逃废债的情况,配套设计的资产转移信息共享机制。

“行政调解形成的合同周期较长,调解期间无法对债务企业的财产落实司法强制措施,需要企业主、银行和部门三方共同监督。”据介绍,资产转移信息共享机制首先由企业承诺不转移资产,企业如实提供主要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资产清单,自愿书面承诺在履行调解协议义务期间不私自转移、藏匿相关资产等,并自觉接受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督。

其次,由银行列出清单,相关金融债权机构共同做好债务企业的资产排查,及时确认企业资产清单,并以书面方式报送处置办。最后由部门严格监管,处置办将企业、主要股东、实际控制人纳入风险企业资产转移信息共享机制,由国土、住建、工商、公安等部门落实监管,一旦转移资产,将第一时间通知债权银行并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

“金融风险最大的危害是破坏温州的信用生态。希望通过资产转移信息共享机制能够让企业主自觉遵守承诺,守护自己的信用。”温州处置办人士表示,资产转移信息共享机制的出台能够有效加强对逃废债行为预防。

“相比起对簿公堂,这种坐下来有商有量的方式更适合我们企业主,接下来我要更加努力呵护自己的信用。”董先生说,如果走司法途径,自己会被列入法院系统的黑名单,不仅不能高消费也不能坐飞机,公司的业务也难以开展,行政调解的方式给了他“重生”的空间。

目前已经有259条风险企业及个人信息纳入联动监测与信息共享,尚未发生任何资产移动状况。

试水民企预重整 化解重大担保圈风险

除了通过行政调解机制这种全新的机制加速处理银企金融风险,温州还率全国之先试点民企预重整化解重大担保圈风险。首例预重整计划进展顺利,近期已经向法院提交了重整方案,取得明显进展。

预重整将司法重整程序前移,效率明显提高,并且将原本司法主导变为,政府和司法先后主导。温州处置办人士介绍,重大担保圈核心企业通常由法院立案实施司法破产,但因情况复杂出现审理时间过长,涉案资产处置难等问题,预重整在企业进入司法重整之前,先行由地方政府牵头开展预重整工作。

“和解环节前移能有效缩短时效,在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之前就重整事项进行谈判并达成重整计划草案,让还有生产能力的风险企业能够正常生产经营。”温州处置办人士介绍,预重整方案经法院审查过之后可以使用破产简易程序快速批准重整计划,预重整程序期间以六个月为限。

在瑞安市塘下镇鲍七工业区,从负债超过3亿元停产重整到恢复生产, 浙江三工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这得益于三工汽车破产和解案件处理过程中,参照了预重整机制流程。同时,普通债权清偿率从10.7%提高到18.77%,远超过其他司法重整企业。

慎用司法查封沟通协调机制 防范优质企业突然死亡风险

在风险处置中,由于采用司法查封导致优质企业被动倒闭、突然死亡不仅损失了品牌优质的重点企业,还会加速担保链风险的传导。这是地方政府在进行风险处置过程中面临的问题。

温州推出了慎用司法查封沟通协调机制,通过先由地方政府牵头提出优质企业建议名单,再经债权银行进行书面确认,精准锁定一批可能存在“两链”风险隐患的优质企业名单,统一报温州市中院备案。

“机制的推出是为了深化重点风险企业的分类处置,加强对优质企业的保护机制。”据介绍,温州对优质企业采取“土地分割、退二进三、建小微园”等个性化的政策支持,避免发生担保链风险无序扩散,同时敦促银行业金融机构综合采取政策允许的贷款平移、分期付款、打折代偿等债权债务化解方式,促成双方达成和解协议。

慎用司法查封沟通协调机制出台后,温州先行在25个开展“树信心·铸诚信”风险企业帮扶试点的经济重镇(街)进行推广,共梳理汇总了201家优质企业名单报法院备案。

“这四项机制是对近几年来我市出台的相关处置政策、工作举措、工作机制进行的系统化梳理,并形成了规范化、可复制的长效机制。”温州处置办人士表示,下一步将健全完善金融纠纷行政调解等一系列的长效机制、积极推动不良资产处置工作进程,进一步完善司法联动打击逃废债机制,同时还将构筑企业金融风险监测预警系统。


来源:温州日报

记者 邹雯雯 通讯员 李飞琍 郑嘉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