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索|实践前沿】从“文化浙江”到“廊桥泰顺”——看浙南山区传统文化中的人文精神回归和发展软实力积淀淀

雷全勉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浙江乃人文荟萃之地,人物俊雅,文章风流,凭借丰厚的文化积淀,素为海内外瞩目。实践证明,文化正成为浙江雄厚的软实力,不断开枝散叶,为“走在前列、干在实处、勇立潮头”持续提供强大的精神文化支撑。去年,杭州G20峰会尽显浙江文化之美,向全世界生动讲述了浙江故事。今年6月,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在提升文化软实力上更进一步、更快一步,努力建设文化浙江,为经济社会发展凝聚强大精神力量、提供丰润文化滋养。从文化大省到文化强省再到文化浙江,是对文化地位、功能与作用的全面提升,必将在浙江文化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同时,也为泰顺等浙南山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指明了前进方向,为提升文化软实力引领绿色赶超发展创造了广阔空间。

1

从“吴越文化”到“廊桥文化”

看浙南山区特色文化瑰宝的传承与新生

文化浙江,首当为文脉浙江。从7000年前河姆渡文化到5000年前良渚文化,从唐代诗人白居易到近代文豪鲁迅,人文荟萃、底蕴丰厚。江浙文化起盛于吴越文化,是在历史长河中由各民族地区的文化交融而形成的文化,是汉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士族精神、书生气质”的精致典雅代表。今天,建设文化浙江,就是站在浙江历史文化基础上,深化研究阐释,加强保护抢修,推进普及传播,推动历史文献、浙江古籍、文物非遗、传统戏曲等优秀传统文化活起来、传下去,推陈出新、永续流传。其中,最重要就是对地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发展,它们具象为泰顺廊桥、景宁畲歌、桐庐剪纸、临海词调、绍兴社戏等等,一段哀婉动人的戏曲,一件传统手工艺品,一种民情风俗,都将成为“文化浙江”最独特、最鲜活、最具生命力的文化形态和精神力量。

位于浙南山区的泰顺,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古时交通极为不便,与外界形成隔离之势,这种相对封闭的特殊地理位置,在封建战乱时期成为绝佳避难之所。唐宋以后,大量中原、浙北、闽东等地文人志士迁徙于此,醉心桃源之地,携家渔樵耕读,成就了泰顺厚重的历史人文积淀。温州首位状元徐奭、被誉为二十世纪三大篆刻大师之一的方介堪等都是泰顺杰出历史名人,曾镛、董正扬、董斿、潘鼎、林鹗等众多乡梓,文功武绩、翰墨丹青皆为世人瞩目。千百年来,闽越、东瓯文化和中原古文化在这里交流融合、发展沉淀,尤其是唐宋明清文化遗存在这里得到较完整的传承和保留,形成泰顺独特而优越的历史文脉基因,留下了无比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廊桥,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廊桥,即清明上河图中的汴水虹桥,其巧妙的编梁结构传承着中国古代精湛的建桥工艺,浸透着山水间的灵气,蕴含其中的各类桥记、题字、楹联、诗赋、雕刻、廊画、书法极其丰富,文化雅俗一体,特色鲜明,这些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煌煌建筑,潜藏着泰顺古代先民的智慧,贴附着古人精神和思想文化的片段,承载着浙南山区深厚历史文化内涵。廊桥,已经成为一种地理文化概念,是泰顺乡民富有特定的生命意味的文化符号,它以无声胜有声的姿态,向世人展示和奉献着奇特的文化美和艺术美。三两白鹭翩跹于桥下,千年古树守望在桥头,经过岁月的打磨,廊桥与溪水、石碑、古树融为一体的文化古迹,成为活的山水画卷,勾勒出“中国廊桥之乡”独特的人文景致。山水之美,同者甚多,但廊桥之美,却是难以复制。

有人说,只要廊桥营造技艺还在,廊桥文化的根就还在。在高速变轨的时代洪流下,与被人忽视的其他传统文化一般,廊桥也曾被纯粹的经济发展、西方文化、功利主义等所掩盖,特别是老一辈匠人的落幕,廊桥的营造技艺曾一度濒临绝境。近年来,泰顺县委县政府和一批民间有识之士,充分意识到廊桥的历史文化价值,一直对古廊桥以及廊桥工艺精心呵护,先后培养出曾家快、赖永斌、郑昌贵等一批非遗传承人,先后修缮修复古廊桥7座,新建廊桥18座,使得廊桥营造技艺得到较好地传承与发展。从2009年开始,泰顺作为“牵头县”,与屏南、政和、寿宁、周宁、景宁、庆元等浙闽六县大力开展联合申遗活动,“中国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闽浙木拱廊桥”被正式列入更新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标志着廊桥文化保护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即将走出大山,走向世界。

当然,文化的发展与传承,绝非文化因子之间单纯的“传”或“递”。文化传承的本质,在于各种文化基因的累积和裂变,在于活态传承的诸多方式相互协调、相互配合与相互作用,从而使文化具有流动性、延续性和再生性。2008年以来,泰顺先后成功举办了6届廊桥文化旅游节、5届廊桥文化论坛,今年还将举办第七届廊桥文化旅游节、第六届廊桥文化论坛,大力开展“廊桥外宣年”“全国百家媒体聚焦泰顺千年廊桥”等大型宣传活动,不断挖掘和传承廊桥文化,大力整合木偶戏、碇步龙等民间民俗文化,“元宵百家宴”、“畲乡三月三”等传统文化节日,进一步弘扬山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打响以廊桥为核心的民俗非遗文化品牌。同时,还以“世界最美廊桥”北涧桥、溪东桥为核心,先后投入近亿元资金,打造世界遗产体验性旅游景区“廊桥文化园”,将廊桥文化和旅游宣传成功结合,吸引广大旅游爱好者前来瞻仰廊桥文化,并唤起人们对廊桥文化的保护意识。

2

从“浙江精神”到“泰顺人精神”

看浙南山区干部群众的核心价值观与文化自信

文化,凝聚着一方土地的精神气运。具有7000年悠久历史的浙江文化,深刻地展现了浙江人民独有的生命品质、价值观念和人文精神。“文化浙江”建设,则重在价值引领,深入精神世界。回顾21世纪以来的浙江文化发展历程,始终与“浙江精神”的研讨、提炼和培育相伴随。2000年提炼的“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勇于创新、讲求实效”的浙江精神,概括了浙江民众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形成时期焕发出来的集体性创业意识;2005年提炼的“求真务实、诚信和谐、开放图强”浙江精神,表达了浙江市场经济走向成熟时期的群体信念;2011年提炼的以“创业创新”为核心的浙江精神,揭示了浙江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背后的“文化密码”;2012年提炼的“务实”“守信”“崇学”“向善”,成为当代浙江人的共同价值观。

从“浙江精神”还衍生出了许多“地方精神”版本,比如,宁波就有“诚信、务实、开放、创新”的“宁波精神”,温州人有“三板精神”“四千精神”等等。身处浙江最南端的泰顺,不但继承了这些优秀精神品质,更受千百年来廊桥文脉熏陶,奠定了泰顺廊桥人文精神的基石,锻造了泰顺人不畏艰难、勤劳勇敢、富有智慧、善于创造、自强不息的“泰顺人精神”。古往今来,廊桥不但是交通枢纽,也是人类以勤劳和智慧改造自然、创造文化的证物,体现着泰顺人乐于助人、与人为善的传统美德,传递着山区百姓真挚朴素的价值观念。以桥为媒,将廊桥文化中与人为善、助人为乐、积德行善等普世价值的宣传弘扬与倡导“务实、守信、崇学、向善”的浙江人共同价值观相结合,成为了山区群众情感认同、文化认同和精神归属的象征。

“泰顺人精神”亦源于“穷则思变、自强不息”的生存理念。泰顺先人们“山上伐巨木,山下造廊桥”,改变了“临川病涉”的窘境,彰显了泰顺人不甘贫穷、不畏艰险的精神品质。改革开放之后,面对交通闭塞、资源匮乏、条件艰苦的现状,泰顺人秉承浙商、温商商行天下的优良传统,超过全县人口三分之一的14万人陆续走出大山闯世界,足迹遍布全国各地,经济实力和经济影响力不断增强,特别是在专业市场开发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累计创办各类专业市场960多个,总投资超6500亿元,年销售额可达10000亿元,年创税达300亿元以上,泰顺被授予“中国市场投资开发第一县”称号。近年来,泰商累计回归浙江投资项目达99个、总投资1154.3亿元,回归温州项目33个、总投资305.3亿元,其中回归泰顺项目27个、总投资230.7亿元,为家乡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从这个波浪壮阔的创业故事中提炼出“不畏艰难、敢为人先、商行天下、善行天下”的“泰商精神”,归根结底,都是廊桥文脉下“泰顺人精神”的生动体现。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我国经济迈入了新常态,泰商与国内大多数民营企业一样,都面临着宏观经济下行和自身转型升级的“双重压力”。特别是自2011年开始温州民间借贷风险爆发以来,泰商生存和发展空间遇到了极其严峻的困难和挑战。这背后有着时代背景下的客观使然,有着主观上急功近利、盲目扩张的深刻反思,但更多的是要从“商、利、义”三者间进行价值观反省和精神拷问。其实,每个泰顺人的心里都有一座廊桥,她起立于溪水之上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往后与风雨抗衡的命运,一次又一次的水毁、修复、重生,锻造了山里人不畏艰险、重头再来的精神内核。我们有理由相信,泰顺人思变图强的创业动力不会变,敢为人先的创业基因不会变,抱团互助的创业精神不会变,反哺家乡的创业初心更不会变,在新常态时期完成“趋稳”和“蓄势”后,必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正如守望廊桥的那位老人所说,人尚在,桥板尚在,幸甚;风雨过后,我们,再修过。

“泰顺人精神”还有着鲜明的“红色印记”。泰顺是革命老区县,1935年4月,刘英、粟裕率领的红军挺进师进入泰顺,与叶飞领导的闽东独立师顺利会师,在泰顺九峰白柯湾成立了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开创了一段难以磨灭的革命光辉历史,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革命动人事迹。长期以来,广大革命先驱们视死如归、忘我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始终激励着泰顺人民栉风沐雨、砥砺前行。特别是去年以来,泰顺县委、县政府秉承老区精神和革命意志,先后提出“以实干论英雄、克难攻坚选英雄”的“两个英雄论”,启动实施“五团百狮”干部历练工程,集中点派百名以上优秀干部到重点项目、重点工作开展“狮团攻坚”,发扬特别纯朴、特别勤奋、特别能干的山区干部特质品质,打造一支“绝对忠诚、干事担当、干净自律、充满活力”的泰顺干部铁军,为推动泰顺转型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这也恰是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中提到的“红船精神”,即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有机融合。这不仅是省委要求,更是泰顺山区发展必备的精神内核,“弘扬革命老区精神”“经济欠发达、精神决不欠发达”“克难攻坚发展泰顺”历来是山区干部群众的一致共识。在这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新时代背景下,广大山区干部群众将以“红船精神”为指引,进一步深化革命传统教育,传承推广泰顺宝贵的红色文化,继承弘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革命精神,为开创泰顺绿色赶超发展新局面注入新的精神动力。

3

从“万亿产业”到“旅游主业”

看浙南山区绿色发展的文化软实力积淀与迸发

文化,不仅是一种精神力量,也是现实的生产力。唐宋之后,浙江因盛产丝绸、茶叶、瓷器而经济实力日增,被誉为“鱼米之乡”、“丝绸之府”,有“苏湖熟,天下足”之美誉。改革开放以来,浙江GDP总量排名从1978年的124亿元(居全国第12位)发展到2016年的4.6万亿元(居全国第四),GDP年平均增长率12.7%,增长速度仅次于广东居全国第二位,而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连续20多年位居中国第一。从一个落后的穷省发展成为实力雄厚的经济强省,最根本得益于浙江底蕴深厚的地域文化,得益于浙江人民的创新品格和创业精神,这就是一个地方发展的文化软实力。

近年来,文化产业对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的引领带动作用日益显现,文化产业产值已占全省GDP的5.81%。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把文化产业打造为万亿产业,这是首次出现在浙江的党代会报告中。同时,省党代会提出要把省域建成大景区,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全面建成“诗画浙江”中国最佳旅游目的地。这说明,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今天,深度开发“文化旅游”,推动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融合发展,已经上升到支撑发展战略的高度,这给全省各地,特别是泰顺等生态文化资源丰富的山区县提供了绝佳历史机遇,为我们以生态文化引领绿色发展指明了更清晰的方向。

事实上,这也正是泰顺长期持之以恒的发展方向。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指引下,近十年来,从“走生态之路、做特色文章、兴绿色产业、求民富县强”,到建设“生态泰顺、小康泰顺、和谐泰顺”,再到“生态立县、绿色崛起”,一脉相承、循序渐进、踏级而上,逐步探索出一条生态与经济互促共赢的发展路径。2013年泰顺提出“旅游主业化、全域景区化”发展思路,2016年底,泰顺县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生态立县、旅游兴县”战略目标,总的思路就是立足自身优越的生态条件、悠久的历史人文资源,加强文化和旅游的深度融合,以打造文化旅游支柱产业,全面推动县域绿色赶超发展。其中,重中之重就在于文化软实力的提升。

首先,是提升文化资源支撑力。泰顺除了廊桥之外,还有着丰富的特色文化资源体系。比如泰顺石,是与国内“四大名石”(寿山石、青田石、昌化石、巴林石)同等优秀的工艺石、文化石,储量达5000万吨以上,县域石雕文化内涵深厚,在文化价值回归和艺术品金融资本化的时代,其发展潜力是超乎想象的。泰顺还是“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浙江省第一批传统戏剧之乡”“第二批浙江省传统节日保护基地”,被列入国家和省市非遗名录116项,其中“国遗”项目达6项,成为全国“国遗”项目第一县。廊桥文化、石文化、红色文化、畲乡文化、竹木文化、茶文化、民俗文化等交辉相映,仕水矴步、泰顺土楼、包氏宗祠、胡氏大院等24个单体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这些都是泰顺提升文化软实力的核心要素,也是当前山区推动绿色赶超发展的最大后发优势。下步,泰顺将深度挖掘好、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这些文化资源和文化遗产,以廊桥文化为核心主题,围绕廊桥申报双世遗这个主线,推广提升系列传统文化项目,全力打造具有区域特色的文化资源支撑体系。

其次,是提升文化产业竞争力。如果把泰顺比喻成一个美丽的姑娘,优美秀丽的自然风光是她的“外形”,深厚丰富的廊桥文化、乡土文化、民俗文化则是她的灵魂。在推进“旅游兴县”过程中,必须坚持旅游的文化属性,依靠文化提升旅游的核心竞争力,借助文化的力量让经济‘微笑’起来,从产业价值链的低端走向高端。要加快打造廊桥文化园、廊桥博物园、泰顺石产业园、畲族风情园以及塔头底和库村历史文化古村落保护开放等一批文化与旅游深度融合发展的重点项目,以重大项目建设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特别是要紧紧围绕打造“中国名石”目标,以“泰顺石文化产业园”和“泰顺石雕特色小镇”创建为载体,与中工美集团、中金公司开展战略合作开发,大力实施文化品牌路线、精品路线,全面提升泰顺石雕文化内涵,加快推进泰顺石文化产业项目发展,让泰顺文化产业“点石成金”之路越走越宽广。同时,继续举办好中国廊桥文化旅游节、森林旅游节、中国木偶艺术节、泰顺石文化节、“元宵节•百家宴”“三月三畲族风情节”“氡泉音乐啤酒节”“龟湖禳神节”“三杯香”茶文化节等节庆文化活动,使更多的特色“文化因子”融入文化产业、旅游产业发展中来,充分发挥文化在促进县域文化繁荣发展及“旅游兴县”中的独特作用。

再次,是提升公共文化服务力。公共文化服务也是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近年来,泰顺在公共文化服务方面的投入力度是空前的,先后建成县图书馆新馆、方介堪美术馆、非遗专题馆、红军挺进师纪念馆、英士大学纪念馆,县文化馆、图书馆被评为国家一级馆,文化三馆(博物馆、非遗馆、美术馆)已立项建设,全县19个乡镇文化中心基本完成改造提升工作,县、乡(镇)、村实现文体、广电设施全覆盖。特别是先后建成农村文化礼堂86家,做好“五美乡村”、“四品八德”、“最美选树”与文化礼堂结合文章,做深做精文化礼堂与民俗文化、畲族文化、国学文化、乡愁记忆等融合文章,配齐配强文化礼堂总干事、八大员等管理员队伍,实现重点村、中心村全覆盖。下一步,我们将探索引入市场机制,把政府主导和社会参与有机结合起来,推动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协调发展,形成政府、市场、社会三方合力的生动格局,全面增强公共文化服务活力和发展动力。

综观新时期新常态新机遇,泰顺将以“廊桥文化”为核心内涵,充分挖掘山区历史和传统积淀而成的文化经济价值,全面推进“文化浙江”在泰顺的生动实践,为泰顺推进“旅游兴县”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创造文化效益,并使之转化为推动山区绿色赶超发展的强大动力。这,既是浙南山区文化繁荣发展的题中之义,也是“廊桥泰顺”理应扛起的时代重任。


作者系中共泰顺县委常委、宣传部长


(作者:编辑:秀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