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江水暖子鲚肥




温州老味道

瓯江特产子鲚,学名“刀鲚”,鱼体银白色,狭长侧扁,腹有棱鳞,颇似尖刀,它红腮,白鳞,尾部分叉,形如凤尾,故又称凤尾鱼。每当春夏之交,来自东海的海刀,雌雄结伴,沿着瓯江口向上游,群集于温州市区江心屿附近江中,欢度“蜜月”产卵繁殖。未产子的雌鱼叫“子鲚”,雄鱼叫“鲚鱼儿”,子鲚产子后即死亡,鲚鱼儿继续溯江而上直至温溪一带江中,成为“江刀”,俗称:拔刀鲚。孵化后的小全在当年秋冬从瓯江顺流而下,进入东海生长,成为“海刀”。据说,三国时曹操品尝了子鲚后,赐名“望鱼”。

每当春夏之交,江心寺后子鲚旺发,此时渔人驾舟到此下网,定是网不落空。明人“钱载”诗云:“绿波春水没渔家,杨柳青青拂钓槎。三月江南春雨歇,双双子鲚上桃花。”这正是对子鲚丰收的真实写照。据说,江心寺周围瓯江水中原先并无子鲚,是南宋状元王十朋金榜题名前,在江心寺读书台苦读时招来的。暮春时节,夜阑人静,月洒清辉,王十朋来到读书台独倚江亭凭拦赏月,不觉思潮起伏,他凝视着渔火点点的冮面,沉醉在清幽寂静的月光之中,不禁感叹,吟诗明志:“权门迹不到,颜巷自安贫。独与圣贤对,更与灯火亲。夜观常及子,昼讽直用寅。莫恨成名晚,读书不负人。”琅琅之声泛于江面,吟罢,忽见江上银光点点,继而是“泼刺”“泼刺”的拍水之声,借着暮春的月光,原来是一群子鲚揺头摆尾集于亭下,似乎在听他吟诗,久久不肯游去。温州古语云:“雁荡美酒茶山梅,江心寺后凤尾鱼。”

子鲚是温州人一大传统“盘头”,遗憾的是近几年,凤尾鱼资源骤减,20年前凤尾鱼年产量都稳定在500~600吨,如今年产不到100吨。

潘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