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护士 我在武汉——洞头援助武汉护士长陈虹工作实录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中,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们为了同一个目标,放弃与家人团聚,选择坚守岗位,冲在疫情防控最前线,为守护每个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更有不少人选择前往武汉,站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近日,洞头区融媒体中心对支援武汉“抗冠“一线的洞头区人民医院内二科护士长陈虹,进来了三段实录。

(一)

1月27日14:30到1月29日23:00的这56个多小时内,我的大脑还没有真正放空过。记得护理部曾主任告诉我,医院需要1名护士去支援武汉这次的疫情,科室里好多同事都报名了。

但是,我希望单位最先考虑我,一是我是医院首位接触疑似病例者;二是作为呼吸内科和感染病区护士长,我的操作和协调能力;三是身为呼吸科及感染科的临床护士,这是责任和义务;四是科室护士姐妹里作为护士长我理应吃苦在前。

1月27日下午17:00,确定是我,我回家见了父母,吃了晚饭后,打算次日上午整理物品。

凌晨12:00接到医院陈书记电话,告诉我6:20出发,一夜无眠,4:30起床收拾行李,能带什么,武汉缺什么真的一无所知。庆幸的是曾主任一直为我忙前忙后,列清单,买保健品,想的非常细致和周全,出发前还嫌弃我箱子太小,带不了东西,奔跑回家拿了个大行李箱,我看出她也和我一样一夜无眠。

1月28日8:30,在温州卫健委简单的欢送仪式后,我和其他温州队员马不停蹄赶往省人民医院,和浙江医疗队一起举行了出征仪式。

随后,我们乘专机飞往武汉。到了武汉机场,除了我们队员已经没有任何工作人员了,所有的商店也都处于休业状态。

到酒店后,浙江省卫健委为我们每个人发放了一个箱子,羽绒服、洗漱用品,最后我看到了2大包占具了一半箱子的成人纸尿裤。

我们科室护士也是说自己一天只上一次厕所,根本没时间喝水,而现在上班的形势根本是不能喝水。武汉的天气比洞头冷,不能开空调,2层被子脚都没暖,为了等我的行李箱我在凌晨1:30才入睡。

1月29日早上开始连续开了好几场培训会议,我有幸担任第五护理组副护士长,希望未来与我的团队合作愉快。下午大群内说要采买物资,护手霜、卫生棉、指甲钳等等许多物资,晚上群里发消息,一个人一只脸盆,一盒泡面,笔记本、笔,女生有热水袋,男生没有,物资紧缺,采买不到了。

1月28日大家知道我要来武汉后,群里消息不断,全是鼓励和祝福,为了让我无后顾之忧,我的护理部曾主任和林主任也是为我奔走,时时问我缺什么,还有陈书记、童院长、吕院长一直在关心我的吃住行,很是感恩,因为有你们,我在武汉很安心,很放心。未来是未知的,但是我一定保护好自己,积极参与救治,平安回家。

这次和我同来的来自浙江省各个医院148名医务人员,这两天,我们每天见面但从未谋面。

(二)

1月31日:

今天早上打开朋友圈看到温州受灾严重,心里很是担心和着急,为洞头担忧。但是9:30分,我们组长及副组长要组织去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熟悉环境,踏出大门时很是欣喜,总算可以近距离感受阳光,虽然戴了2个口罩,其中一个N95,这时候向往自由的呼吸,自由的行走都是最渴望的。

徒步15分钟我们到达医院,熟悉完环境后,我们回到酒店,每个人排队等待感控专家对我们衣服的喷洒和消毒,严厉的感控专家,也毫不留情的当众指责哪里脱口罩不到位。是啊!没有她们的严厉,如何保证自身的安全。

下午在酒店休整,之前因为群里接龙买鞋,我以为是护士鞋因为自己带了就没接龙,结果是棉鞋,导致鞋子没我的,但是我们平阳人民医院的小可爱,愿意把她的鞋子让出来给我,虽然没有要,但是觉得这时候的人与人相处特别纯粹,我不用担心她讲话有没有其他含义,不用猜,不用想。

晚饭后我和乐清人民医院、瑞安中医院的队友一起绕着15楼的走廊散步,这已经是我们最大活动范围。晚上20:00还要继续培训穿脱隔离衣。现在我的脑子里都是手卫生、手卫生,避免感染。

来的时候太匆忙带了1双护士鞋和一双运动鞋,武汉的天气很湿冷,又没暖气,脚很冻。

今天仓库允许我领2双鞋子。如果是以前我可能还要挑款式,质量,颜色,品牌。可是现在有自己的尺码都已经很不错。看到棉鞋感觉太幸福了,顺便领了郁美净的儿童面霜。

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城市,我在反思自己以前的铺张和浪费,追求品牌,却没深思自己最需要和适合自己的是什么。而今天因为快递停运,武汉封城,有能改善生活的物资都觉得很满足。我在珍惜当下的所有一切。

晚上,我们5组要求被分成2个护理小组,其中一个小组5个人还不能在同个队伍。身为温州地区的护士长,我和其他小组进行交涉和抽签,结果很圆满。我想也许疫情需要我,但是感谢有这样成长的机会。

(三)

2月4日:

从周日开始上班到现在已是第三天,虽说是4小时一班,如早上我们是8:00-12:00,但是6:00起床,6:50出发,穿好防护服时间也所剩无几。

一直以为自己之前穿过防护服,能耐受,但是今天觉得自己被套着塑料袋似的在呼吸,喘的厉害。

目前本病区收治人数是28人,其中五人无输液,4小时忙忙碌碌,没坐过凳子。

缺氧状态下又一直没停歇,而我看到我的队友脱防护服时,秋衣加洗手衣已湿透。

N95口罩戴的让我以为我的耳朵快断掉了。4个小时的班,我们到交班时已精疲力尽。

到酒店14:00,快15:00才吃完中饭,感谢队里后勤保障给我们每个楼层配了微波炉,才让我们这个点还能吃上口热饭。

2月8日:

进入隔离病房至今已经一周了,上4个小时的班,但是缺氧厉害,因为一直没停下来过。刚开始以为普通病区患者没这么重,但是现实和理想是始终有偏差的,前天有位患者白天还好好的,但是突然就病情变化了不行了,这两天我就看着他们的病情在进展,我觉得身在疫区,为患者整理大小便、喂饭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难的是如何安慰恐慌和焦虑的他们。

今天下午,上班接待了一位重病人的家属,阿姨问我能进去看她爱人一眼吗?我说规定是不可以,因为可能会导致你被感染。阿姨托我给她爱人送了鸡汤,临走时说,自己来一次很困难,我和她说:放心我会喂你老公喝下去。

在我给叔叔喂汤的时候,他说自己很久没喝到这么好喝的汤了。我安慰他:多喝点,多喝点才有抵抗力,才能早点出院。而在我下班的时候,他的情况很差,氧饱合度一直在往下掉,他说自己很难受。我觉得死神太无情了,最后一刻他的爱人,不一定能赶到见他最后一面。

这两天队里的同事情绪也很低落,但是晚上回来酒店,还是隔着门,递给我一包抗病毒的药。她对我说:“今天患者咯血时,你离他太近,大小便也都是你在处理,赶紧喝点。”我说,那个时候我已经忘记他们是传染性疾病,也忘记自己没戴面屏,只记得自己是医务人员,只想快点让他不要那么难受。

这几天,本来想记录下我所看所想,只是太压抑,不敢去想。以往的自己格局太小。而现在,只有生命才是最值得在乎,最值得努力的事情。我会为了我的队员,为了我的家庭,平安归来。


来源:温州新闻客户端

洞头融媒体中心记者 陈宣锟

通讯员 陈丽丽

编辑 王恋莉
审核 陆剑于

监制 刘曜 刘宏宇

(作者:陈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