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家书丨初心的力量

共产党人的初心

究竟拥有怎样的力量?

通过寻访瓯越先烈的家书

我们一次又一次

清晰地触摸到了那种震动灵魂的力量


2019年5月7日,温州解放纪念日,在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时间节点里,本报全媒体推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媒体系列报道《回望七十载,追梦新时代——英雄家书》(点击左边文字链接查看《英雄家书》专题)

半年多以来,我们先后走访了温州、丽水、上海、永康、苏州、广州、北京,辗转数万里,寻访先烈后代亲友、当地党史办、烈士纪念馆及革命遗迹、革命见证人,先后讲述了刘英、林心平、陈再华、周饮冰、林金龙、朝鲜战场上的瓯越儿女等先烈的家书故事,先后发稿30多篇。系列报道经省委网信办全省推送后,总点击量逾千万

这些先烈们的书信和背后的初心故事,通过各个平台和读者见面后,引起的反响和共鸣,强烈得出乎我们的意料。“英雄家书征集”和“我给英雄写回信”两个活动,通过移动端留言板的形式,转发量很快就突破10万+上千网友留言。编辑部收到数百封读者给各位烈士的回信,很多人表示,烽火岁月虽然已经远去,但重读前辈家书,依然深受震撼。


blob.png

其中一位小学老师看完林心平的报道后,决定给她的学生们上一堂思政课。她说:我立刻代入了烽火年代那种紧迫的环境,被这位坚守信仰、多才又热情的女英雄深深地打动了。

就这样,《英雄家书》开始走进大中小学的思政课堂。一批中学生还加入红色宣讲团,到广场、社区去讲述那些令他们热血激荡的故事。

一个三年级的孩子给陈再华的信中写道:如果您还在的话,就一百多岁了,您会看到现在的孩子都能读书,我们住得好、吃得好、睡得好……没有侵略,没有战火。

正是为了让今天的孩子都能读书、住得好、吃得好,正是为了让今天的祖国没有侵略、没有战火,革命先烈前赴后继,用鲜血和生命铺就了煌煌大道。英勇智慧的刘英、至死不肯下跪的周饮冰、为谋求抗日只身前往谈判的吴毓……他们没有人觉得自己是伟大的,也没有人想过要被后人铭记,他们只是凭着本心了他们想做、能做的事。

俯仰无愧于天地!仅此而已。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省一大”召开80周年,在这样特殊的历史节点,回望和寻访这些家书及其背后的人和事,意义非同寻常。这半年多以来,我们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有一种感觉,越是深入了解,越是想把他们的精神传递给更多的人,让我们不断汲取蕴含其中的力量——信仰的力量、忠诚的力量、为民的力量、奋斗的力量,将他们的精神和力量转化为我们为新时代追求奋进更加强大的能量,把他们开创的伟大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今天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刻,在《英雄家书》的报道拉上帷幕之际,我们邀请先烈的后人亲友们写一封给烈士的信,说说家人的近况,说说祖国、家乡的风光,说说我们的感动和传承。


温州市实验中学的学生们来到翠微山温州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用一篇篇诚挚热烈的英雄家书,纪念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

给父亲陈再华的信

亲爱的父亲:

一个月后的1月24日,是您牺牲85周年的纪念日。如果您穿越到现在,您会看到您当年为之奋斗的贫瘠落后的国家已经变得日益强大,她的人民已经变得日益自信,您的家乡变得日益美丽,您的子女和后代,也都在祖国的各行各业上兢兢业业地奋斗着,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没有辱没您的英名,您的理想正在一步步实现。

您牺牲的时候,我才2岁,姐姐也才5岁,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带大,教育我们要像父亲那样做一个有理想的人。当年爷爷卖地兴办的鳌江小学,现在是当地一所著名小学了。您小时候,我和姐姐小时候都在那里上过小学,接受了爱国教育,并从那里走出参加了革命。姐姐参军入伍,转战各地,后来在边疆从事医疗工作。我也参军入伍,一直在为国家的航天事业做贡献,我是航天振动台的奠基人,从无到有,培养的后继人才和所带的研究生,研制出了世界上最大的振动台,我也获得了政府特殊津贴。您的儿媳也曾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为祖国的安宁,不畏强大的敌人,去救死扶伤。您的后代,有参军的,有在政府机关工作的,有从教从商的。不论在哪里,都在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去年,你的孙子们和家人回鳌江给您扫墓,我叮嘱他们去您的故居和鳌小看看,从他们带回的照片和描述中,让离乡多年的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当地的变化是非常巨大的,人民富足,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您的家乡在经济发展上也是全国领先的。这一切都可以告慰您的在天之灵。

在过去最艰难困苦的日子,你们这一代先人为了信仰而奋斗,不怕流血牺牲,这样的精神值得后人永远敬仰,最近温州日报为您出了专辑,我们看到很多读者给您写信留言,说明人们内心没有忘记那些为他们付出鲜血和生命的英雄,人们内心是崇尚英雄,是钦佩英雄精神的。感谢温州日报为先烈们做出的宣传,让后人能记住牺牲的英雄,并弘扬他们的信仰和理想。

一个人可以没有伟大的信仰,但不能不敬仰有伟大信仰的人,如果人只追求金钱和物质,那么它的灵魂是空虚的,您的灵魂是充实的,您的信仰是伟大的,您的精神将永存!

儿子:陈昌成

2019年12月30日

sdfd


给姐姐林心平的信

我最亲爱的姐姐:

到今年你已经100周岁了,但你在这世上只度过了短短23个春秋。你离家参加革命后,我认为你是做了惊天动地的大事:自“九·一八事变”日寇侵略中国以来,你小小年纪就喊出:坚决不当亡国奴!你自小很爱读书,但为了抗日,你竟然放弃来之不易的升学机会,毅然走上革命道路。

16岁那年你因散发抗日传单被捕入狱,我永远忘不了父亲、你和表姐被押走的那个早晨,你跟在父亲的身后,神情是那么地坦然、坚定。一个多月后暂被保释回家那天,看着你蹲着洗衣服时两腿大块大块的青紫淤血,我蹲在你身边只想哭。晚上你搂着我睡觉,我还生怕碰痛你。没想到我早晨醒来你就不见了。后来知道你次日凌晨就上山参加红军游击队了。你这一走就没再回来,姐姐我想你。

听说你送党的重要报告去了上海,后来又到了延安“抗大”培训,再后来被派到了新四军江南指挥部苏南敌后工作。你每到一个新地方就会给家里写信并寄来照片。你在上海时听说我上小学了,特地凑钱给我买了衣服和鞋寄回家,我开心地让妈妈收在箱子里一直舍不得穿。

姐姐你知道吗?很多很多年后,我凭你从延安寄回家的那张两个八路军女战士的合照,找到了你在抗大的女同学张梅。92岁高龄的她于2012年4月在北京301医院会见了我。看到这张74年前拍的照片,她流着眼泪喊道:“小梁子!”这位当年来自陕北延川的姑娘说在抗大与你很要好,说自己没想到1938年送走你后竟成永别,没想到与你分别仅仅4年后你就牺牲在苏南抗日战场。她说你那么年轻、娇小,但在面对民族的敌人时是那么的英勇无畏,使凶残的日寇既恨你又怕你,也证明你在苏南的抗日斗争是多么有成效。她说你是抗大的骄傲!

爸爸读了你1941年从苏南茅山抗日根据地写回家来担心他病危的信:“…我们的事业是一定要胜利的!我是多么希望爸爸能活下去,等到我们胜利的那一天。”这增强了他与病魔搏斗的信心,后来他的病真的好转了许多,父亲也的确看到了新中国的建立。姐姐,我真钦佩你在上世纪40年代初我国抗战最艰难的阶段,就有“我们的事业一定要胜利”如此坚定的信念,这种信念将永远励志我及我们的后代!

你1942年春寄回的家信中说你已生了个儿子,等段时间要拍几张照片寄来。全家人都很高兴地盼着你的来信。但没想到你此后却杳无音讯,我们的高兴也逐渐变成了担心,因为你以前是经常写信的……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家里接到了同样一直没有回过家的大哥来信,以前的担心也变成了使我们肝肠断裂般痛楚的事实:林心平于7年前在苏南敌后战场不幸遭日伪逮捕,宁死不屈被日寇残酷杀害,壮烈牺牲。她以一生的坚定信仰和奋斗历程,实现了自己的入党誓言:“就是刀割在脖子上,也永不叛党。”

姐姐,新中国成立后爸爸被选为县里的人民代表,被人们称为“党外布尔什维克”“红色革命老人”。3个哥哥都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和我一样都各自建立了家庭,都积极地投身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去。尤其是在1978年底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开始走向富强。

姐姐,我们家每年清明节都去江苏宜兴官林镇“林心平烈士陵园”和浙江平阳县城的“平阳革命烈士公墓”来看望你,常常遇见当地中小学生和干部群众来祭扫,他们和我们都永远怀念你。

你的小妹林秋芳于你牺牲77年后给你的回信

sdfd

给上甘岭战友们的信

三兵团12军的战友们:

从炮火连天的战场上走来,你们的英魂是否已经安息?春秋数十载,我已步入耄耋之年,双眼也早已看不清了,但每每深夜,我总是会想起当年在朝鲜战场上打的每一场战役,那是何等的壮烈!

1951年,那时的我们也曾意气风发。不曾忘记,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坚定信念,让我们成为光荣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可刚上阵地,死亡的气息就扑面而来。美军扫射的机枪、猛烈的炮火、轰炸的飞机……踩着尸横遍野的土地,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突然间被置之于生死边缘,生理的恐惧无法抑制,想喊,嗓子好像被什么堵住了;想躲,连续开花的炮弹让人无处容身。无情的炮弹,夺走了多少生命,包括大哥马良续,就在我眼前被迫击炮击中倒下,我却不能上前将他的尸首搬回,那一刻,血海深仇化作杀敌的决心:誓死守住阵地!

我永远无法忘记上甘岭那一场血战。多少战友,就此埋骨异国,再也没能回家。战场上,是铁、是血、是炸飞的躯体,可我们没有退却,用壮举打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气势。在最困难的时候,防空洞缺水缺粮,我们硬是靠着尿液和压缩饼干,舔着石头缝上的湿气,顽强冲破了敌人的细菌战,那时没人流一滴泪。可战后,当我去找寻战士们的遗体时,却不禁痛哭流涕。

19年前,我曾再次踏上朝鲜的领土,在松岳山志愿军烈士陵园,见到了牺牲的你们。可是看着数百人合葬在一起,碑上甚至没有姓名,我心痛至极!泪水淹没了我的眼眶,以至于回国后我整夜失眠,心中想着如何让英烈魂归故里。我拼尽全力,和108位瑞安志愿军老战士,筹建了瑞安抗美援朝历史教育馆,作为民办非企业单位,从筹备、筹款、审批到开馆,尽管艰难险阻,我从未想过放弃,一来我要以我所能告慰英灵,希望人们能够铭记这段历史,怀念死去的英烈,同时我也想将教育馆发展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希望能够给予后人一点激励。当然,也由于我个人能力有限,教育馆面临设施老旧、维护困难等种种问题,好在我的家人也非常支持我,我的女儿退休后接过我的接力棒,她告诉我,她会像我们当年守住上甘岭阵地一样守住教育馆,让英雄的精神在瑞安大地上生根发芽,这让我感到欣慰。

战友们,如果你们还在,看到如今的盛世,你们也会和我一样感到自豪吧。今年国庆节,我在家看大阅兵直播,看到各类现代化的武器,看到祖国的强盛,打心眼里高兴。作为一名老兵,今年我也很荣幸被授予“浙江省首届最美退役军人”的称号,这说明党和国家时刻在关怀着我们,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如果说我现在还有未完的心愿的话,那就是希望在世的老兵们身体健康,希望那一段历史不会被遗忘。

12军机枪连战士 马发泉

2019年12月30日

sdfd

给战友林金龙的信

亲爱的战友:

你离开我们已经35年了,35年来我和战友们以及你的家人及亲朋好友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每每喜逢佳节、家庭聚餐、同学战友聚会,话题总是谈到你,第一杯酒也总是先敬给你,因为有您这样众多的英烈们(包括我们红五连在老山卫国战争中牺牲的十七位烈士)的浴血奋战乃至牺牲,才保证了我们国家的稳定,换来今天国力不断增强,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

与您一起战斗过的红五连战友们现在都很好,我们非常珍惜在血与火、生与死中建立的战斗情谊。为纪念参战30周年,我们在杭州老部队驻地附近重聚。久别30年后、曾生死与共的战友首次见面,那场面我至今难忘,热烈的拥抱,强有力的握手、一会儿是哭的、一会儿又笑了……战友们凭着不屈不挠的精神,从政的、继续从军的、从商的……很多战友都在各自的领域闯出了不错的成绩,但更多的还是在基层一线奋斗着。我们还回到老部队参观,年轻的战士们像对待英雄般欢迎我们。营区已告别过去的苏式平房,全都是五层楼房。让我们感受最深的是部队已全部换上新装备,清一色的装甲战车,功能先进,火力强大。国家有战,必会战无不胜 、攻无不取。

去年“八一”期间,大家又相约回到当年的战场——老山。我们一行80余人,有些战友还带着妻子、孩子、孙子一起,到砚山县回龙村,老房东听说我们要回来,高兴得不得了,全村男女老少穿上只有盛大节日才穿的苗族特有的盛装,早早就从村口到村委几百米贴着欢迎标语,插着彩旗的村道上列队迎接我们。一群60多岁的大妈还为我们表演了苗族的歌舞,表演不专业,但我看到了真城。房东们纷纷寻找当年住他们家的战友,找到时就兴高采烈,急着拉他们回家看看,没找到的神情忧伤,特别是当我们说到17位烈士永远都回不来的时候,老房东们当场痛哭,悲伤之情难以言表。我们去麻栗坡烈士陵园祭奠了那些在老山战场牺牲的烈士,然后就直奔当年的战场。我们上了老山主峰,曼文驻地已是杂草丛生,662.6阵地堑壕依旧,当时布下的通信线还在,上面堆积着沙包,掩敞部,猫儿洞还依稀可辨,只不过它们经过34年的岁月冲刷,已是杂草丛生、破败不堪,不符合战时要求了,堑壕外留下最醒目的标牌是“雷区危险请莫入”。最后我们在南郎的山顶上遥望着116、634、166、168等阵地——红五连烈士的牺牲地进行祭祀。我们大声呼唤着你们,回声在群山里回荡,久久不肯停歇。

你妈妈在世时,瑞安籍的战友们将她视为自己妈妈看待,代你尽孝了。战友们专门成立基金会,作为看望、慰问及应对不时之需,大家只要在家就会结伴到您家看望、慰问老妈妈,老人去世时,几十个战友都赶回为她送行了。

我们的家乡现在建设得很美,1988年就名列全国百强县之一,以前低矮、破旧的房子,窄小还凹凸不平的街道已被高楼林立的大厦和宽畅大道取代,成为现代化、智能化新城。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一座座美丽乡村不断涌现在世人面前。从前你进城必须靠渡轮过飞云江,如今飞云江已先后建起六座跨江大桥。

现在全党全军正进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我和战友们将会继续发扬“老山精神”,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自己的贡献,将你未完成的使命完成好。

您的战友 洪永水

2019年12月30日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 王恋莉

审核 包琦杰

监制 刘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