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温暖叫我是志愿者

“利奇马”带来的灾难时时刻刻牵动着温州人民的心,汇聚成一支支志愿者力量,用大爱抚平灾区的伤痛。

说起这几天的见闻,三乐亭义工队的蒋进福激动地哽咽了,身边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有钱的老总、上学的学生,听到他们要去支援永嘉,纷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几天虽然辛苦,但是看到这么多人献出爱心真的很感动,我们温州有大爱。”

image.png

三乐亭义工为灾区群众送上糯米饭

清淤:“归家已是深夜,很饿了”

“村民的死鸡处理完毕,太臭了,一路吐。再去了溪口幼儿园继续,继续。回家途中遇到中暑女司机,救助。再遇到村民行动不便,继续救助……归家已是深夜,很饿了”这是奔马户外志愿大队公众号上的记录。寥寥数语,浓缩了志愿者一天的日常。

image.png

奔马户外协助村民灾后清理

队长胡大坚告诉记者,他们已经连续奔忙了四天,从永嘉西源村、新坊村、到溪口村、屿北村,帮助灾民清理垃圾和淤泥。“如果不早点清理掉,垃圾腐烂后容易引起疫情。”每天十几名队员,顶着烈日和刺鼻的恶臭,靠铁锹和板车,一车车地将垃圾运走。

在永嘉新坊村和新优村,有一支义工队在为残疾人家庭清扫服务。温州市慈善总会橄榄树义工队组织24名义工和1名志愿者,走进灾区七户残疾人因身体原因,无法自理的家庭为他们搬运家具、柜子、床垫,清理地上黄黄的淤泥和垃圾,井然有序地开展打扫清理灾后卫生和杀虫消毒救助工作。

image.png

橄榄树义工队为残疾人家庭打扫卫生

陪护:“疏导的同时,也被他们感动着”

如果说物质上破坏的可以重建,那么失去亲人的伤痛如何修复?

带着这样的使命,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理救援医疗队第一批心理干预医生来到了永嘉山早村。失去至亲,很多人悲伤、空虚、焦虑、自责,突然间失去了活着的意义。这个时候,心理医生的倾听和陪伴,为他们带来了纾解的出口。

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理救援医疗队队长陈策说:“我们希望他们主动来找我们,但是基本很少来,我们只能评估来判断他们的情绪状态。”这几天,有时候村民说着说着,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只要不是情绪过于激动,心理医生总是默默陪伴他们,让村民尽情宣泄自己的情绪。有些人通过心理疏导,情绪已经慢慢缓解,个别还需要持续跟踪,做针对性的干预,这时惠民社工的志愿者,就会承担起跟进和陪伴工作。

在永嘉殡仪馆和永嘉人民医院,永嘉养正心理援助义工团也在做着同样的事。一旦有灾民送过来,义工团的心理医生就会去了解评估伤者和家属的心理情况,适时地进行疏导。在永嘉人民医院的病床前,心理咨询师厉琼遇到了一名叫徐定三(音)的老人,老人肋骨折断,但情绪稳定,与他聊天时,厉琼才得知,老人在洪水中搭了木条,救出了一名村民,但她的老伴却没能逃出来,被洪水冲走了。“我不断鼓励他,认可他,希望他可以从中得到力量,好好地纾解他悲伤的情绪。”厉琼说,在疏导灾民的同时,也被他们淳朴的力量感动着,他们一定能重新振作起来,好好走下去。

后勤:“希望成为大家坚强的后盾”

山早村村民和救援人员的第一口热粥是厨师义工队送来的,11日上午,整整13桶1万余份八宝粥送到了救援现场。“没有水没有电,方便面都泡不了,只能啃干粮,怎么行。”10日晚上,厨师义工队的厨师们连夜准备了食材,熬制完立刻送往山早村。

image.png

三乐亭学生义工为灾区捐出零花钱

今天(13日)下午,三乐亭义工队正在准备明天的食材,明天大家要在永嘉岩头镇摆一场慈善宴。因为当地有100多户因受灾安置转移的村民,还有辛苦劳累了多日的志愿者,义工们希望可以煮一桌暖心的饭菜,安抚受灾的村民慰劳辛苦的志愿者。“当得知我们要做慈善宴,很多人都来帮忙了,蔬菜、肉和饺子的供应商直接为我们免费提供食材,连在我们这做义工送茯茶的学生,也掏出了自己的零花钱,支持灾区重建。” 三乐亭义工队负责人蒋进福说,“我们老人年纪大了,体力活可能干不了,但是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可以成为大家坚强的后盾。”


来源:温州新闻客户端

温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尖

编辑 吴翼然

(作者:李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