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执行故事:中考后我们再来

7月11日,瑞安法院开展“护航二号”集中腾空执行行动,出动执行干警28名,保安400名,警车11辆,兵分五路,对瑞安城区、塘下、马屿、陶山等15乡镇街道的26余起涉案房屋进行强制腾空。

“腾房难”是法院“执行难”的硬骨头之一。“今天我们再次出发,就是要拿出虎口拔牙的魄力和智慧,将拒不配合法院腾空的‘钉子户’一网打尽,让诚实守信深入人心……”当天,瑞安法院执行局局长金秀哲进行再动员再部署。

在执行现场,有着不一样的执行故事。


就算是座“山” 我们也得“搬”

上午9点,执行干警大杨带领腾空一组,首先来到汀田街道南潮村,对被执行人余某的涉案房屋进行强制腾空。2018年4月,被执行人余某因受到安徽公司的牵连,经法院判决需给付申请人瑞安某供应商货款56万余元及利息。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被执行人余某一直以人在外地为由拒不配合法院执行。

“房屋内堆积着大量鞋材,俨然一个大仓库,灰尘很多,结构复杂。”大杨在腾空前,告知搬运工人今天的“活”可不简单。

鞋材的主人是被执行人余某的哥哥,此前经办法官已就库存处理问题向其作了详尽地解释和沟通,但他还是在现场闹起了情绪 ,“这么多东西,看你们怎么搬”。

就算是座山也得搬!执行干警以实际行动向他们宣示着法院刚性执行的严正立场,最终,经过执行干警和保安人员两个多小时的全力以赴,该处房屋腾空工作顺利完成。


千万“负翁”的最后一间房

“他的事情,我们村里的人都知道,谁曾想到这么一个大老板,竟然落魄到这个地步。”在瑞安汀田宣前村的另一处腾房现场,街坊邻居谈起被执行人孙某的遭遇唏嘘不已。

今年54岁的孙某曾是村里颇有名气的企业家,白手起家做实业,经营多家电缆光纤、铸件加工公司,年产值上千万,同时名下还有多套房产,可谓是风光无限。从2014年开始,孙某因急于扩张经营规模,再加上投资失败,造成巨大亏损,资金链断裂。于是,他向银行和亲友借款止损,试图东山再起,无奈时运不济,债务是越滚越高,不仅公司要宣告破产,而且把自己多年攒下的财富都搭了进去。

据悉,目前被执行人孙某不知所踪,其名下可供执行财产已被法院处置殆尽,今天现场实施腾空的房屋,则是他剩下的最后一间房。经执行干警前期走访调查,该处房屋被出租给他人使用,但双方没有签订书面租赁合同,故在法院张贴腾空公告时,就向承租人释明了相关法律规定,并要求其限期搬离。但承租人一直以未找到合适的新房子为由,拖延至今。

当日中午,执行干警带着80名保安人员,在当地人大代表和村主任的陪同下,在腾房执法区域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

面对如此庞大的阵仗,承租人当场表态配合法院执行工作。随后,执行干警和协助人员分工明确,陆续进屋进行拍照、清点物品,有条不紊地进行腾空清退工作。

“虽然说是老房子,执行价值不大,但是我对法院这种应执尽执的工作态度非常满意”在场的申请人黄女士竖起了大拇指,并表示不管最终能从该处房产拍卖款中拿到多少钱,她都要好好为这些不辞辛苦的执行干警宣传点赞。


执行背后的暖心故事

近日,瑞安法院执行局蔡法官,遇到了这样一起非常“走心”的执行案件,故事的主角是花甲之年的李阿婆。早年,李阿婆的丈夫胡某和他的儿子因做建材生意亏损欠了瑞安某混凝土公司50余万元债务,2018年该公司将他们父子都给告了,为了躲债两人便离家而去,鲜有音信,只留下李阿婆和他的孙子小胡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十分拮据。

今年5月中旬,蔡法官来到胡某家中,准备对该处房屋进行现场查封,并张贴腾空公告,限期一个月迁出。当时,李阿婆紧紧地抓住蔡法官的手,泪眼婆娑地说:“我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但是我的孙子还有一个多月就要中考了,暂时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希望法院能够多缓半个或一个月,届时保证自行腾空”。

一边是资金周转困难的企业,一边是即将考试的学子,蔡法官陷入了沉思。“老人家,这样,我先去孩子学校了解下情况,如果情况属实,我会将情况反馈给对方,尽量为你们争取些时间”,看着她期待而又惶恐的眼神,蔡法官选择了相信。

之后,蔡法官在向学校核实情况后,并将对方企业负责人约来谈话,他也体谅李阿婆的苦衷,同意暂缓处置房产。就在前几天,蔡法官接到了李阿婆打来的“报喜”电话,说孙子中考成绩还可以,非常感谢他的理解和支持,并告诉他自己没有食言。

这不,当天蔡法官便利用在去马屿集中腾房的路上,顺道过来“收房”了。进门以后,看到房内被打扫干干净净,一点灰都没有,他会心地笑了。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芮萱 记者 甘凌峰

编辑 单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