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抱榕”修复工作牵动人心,洪水平透露当年撰写碑文经过

上周,江心屿久负盛名的“樟抱榕”在雷雨中一处枝杈被拦腰截断,令人心痛。

昨天上午,曾为“樟抱榕”题写碑记的洪水平先生告诉记者,“樟抱榕”前的石碑记载了一个神奇又古老的故事。他希望江心屿景区管理处在救治古树的同时,能将这块石碑移至更加醒目位置,唤起更多市民和游客对温州古城历史文化的追忆。

38年前

他为“樟抱榕”撰写碑记

今年95岁高龄的洪水平老先生,是温州解放和建设的见证人。昨天上午,在老人家中的客厅,记者看到了他为“樟抱榕”撰写的碑记手书:

“明末礼部尚书顾锡畴寓居江心寺,总兵贺君尧顿师郡城,纵兵为暴,鱼肉百姓。锡畴每抑制之,且将上闻。贺知不免,夜遣人排墙杀之。顾子鎣走避,匿此树上,得免于难。顾尸弃于江中,但逆流不去,三日后始为邑人收殓。此树已有千余年,樟榕浑然一体,已属罕见。阅世既深,复护善人,亦灵物也。”

洪老说,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好友邹挺盛情相邀,希望他能为“樟抱榕”写篇说明,并且准备刻石立碑。洪老满口应允。可一动笔,他却深深犯了愁。

他回忆:“当初我以为不过百余字,可真到提笔时才发现这棵树的历史记载,寥寥无几。”根据邹挺提供的线索,洪老将目光锁定明末爱国人士顾锡畴在温的一段历史。

顾锡畴是明朝万历年间的进士,官至礼部尚书,曾于乙酉年住在江心寺。当时温州总兵贺君尧纵兵为患,鱼肉人民。顾锡畴多次斥责后,被贺君尧屠杀全家,只有他的小儿子顾鎣藏在江心屿江边的一棵樟树洞中,幸免于难。

这虽然只是一段传说,但洪老却抱着严谨治学的态度,查阅了《明史》《江南通志》《孤屿明大宗伯瑞屏顾公祠记》《小腆纪年》《东瓯掌录》《瓯海轶闻》《孤屿志》等史书和典籍,逐字逐句推敲,最后为千年古树撰写下114字的《樟抱榕传说碑》。


38年后

他建议唤起更多古城回忆

往事历历在目,在洪老的口中,江心屿的“樟抱榕”不仅是见证高机和吴三春爱情的“夫妻树”,更是见证忠奸善恶的“救命树”。

老先生说,当年自己为千年“樟抱榕”立碑撰文,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知晓400多年前发生在温州城的这一段历史。然而这块石碑被古树的树荫遮蔽后,难以引起市民和游客的关注。

因此,老先生希望趁“樟抱榕”断枝维养期间,能将石碑向外挪移至更加醒目的位置。同时,他还建议垫高这块石碑的底座,并于石碑后面加刻“一九八一年洪水平撰碑记并书”,以免以讹传讹,并有“文责自负”之意。

洪老还说,江心屿风景秀丽,历史古迹、人文景观丰富,是瓯江上的一颗璀璨明珠。而风景区里各色各样的碑、志、匾、联、名人题咏等,不但能为山水增色,更能唤起人们对城市历史文化的向往和追求。因此,他希望江心屿旅游管理部门能重视古城历史文脉的传承,让这块记录“樟抱榕”历史故事的石碑身处更醒目位置,市民和游客所得的,不仅是风景,还有文化的熏陶。


来源:温州日报

记者 夏婕妤

编辑 单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