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的温州城,也是中国山水诗的朝圣地

相传,东晋太宁元年(公元323年),郭璞在构建温州城时,有白鹿衔粉红色的杏花经过,此城故名白鹿城。

杏花开,当然是春天,杏花春雨江南。春雨滴落瓯江水,春雨流过南塘河,舟楫泛中流的水乡温州的春天,是充满柔情和诗意的。

南朝宋永初三年(422)早秋,大诗人谢灵运来了,被贬谪于当时的偏远边境温州任永嘉守。

恰温州建城百年后,也就是423年的春天,谢灵运在白鹿城中的池上楼写下了千古名句:“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正是在温州,谢灵运开创了中国山水诗之流派。

近日,我省率先在全国提出诗路文化带建设,重点打造了浙东唐诗之路、钱塘江诗路、瓯江山水诗路和大运河诗路等四条诗路。其中的瓯江山水诗路,开山鼻祖当然就是谢灵运。

谢灵运之后的千百年来,依然有不少著名大诗人沿瓯江或者从陆路到访白鹿城,尤其是江中孤屿江心屿,历来号称“中国诗之岛”,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留下诗篇无数。

夏日九山。.jpg

夏日九山

本期周刊,我们不一一盘点白鹿城的千古诗篇,主要谈诗意地游玩白鹿城。

上周,记者跟随同为本报记者、温州诗词研究专家、温州谢灵运研究会秘书长的南航同游,边听他讲解诗词边赏风景。以下且听且行且写白鹿城。

路线设置如是:九山胜昔桥路-江心屿-朱自清旧居陈列馆-池上楼-墨池公园

瓯江山水诗路怎么玩?

先去池上楼走一走

作为江南园林式建筑的如园,始建于清代道光年间,位于温州市中心中山公园旁。里面依旧有池上楼,当然,不是一千多年前谢灵运写《登池上楼》的那个池上楼,但是如今挨着这个池上楼边的池塘,依旧是谢灵运当年开凿出来的春草池塘。

池上楼树丛深处的珠颈斑鸠。.JPG

池上楼树丛深处的珠颈斑鸠。

作为温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如园,如今也是谢灵运纪念馆,闹中取静,占地面积不大,但是绿树成荫,亭台阁榭一应俱全。游人不多的时候,如园的墙头、青瓦上,就是小松鼠、珠颈斑鸠、白头翁之流的自在小天地。你到如园的各个展馆,可以很清晰地了解谢灵运的生平以及他在温州走过的足迹,当然,还有他为温州写的许多诗。

雨中,如园里的怀谢楼。.JPG

雨中,如园里的怀谢楼

挨着池上楼的春草池塘位于中山公园里,周边无柄小叶榕肆意漫长。遥想当年,郭璞始建温州城,在城里凿了二十八宿井,其中之一名冽井,谢灵运为永嘉守时,认为冽井水好,故而引泉凿春草池塘并筑池上楼赏景。如今,冽井依旧在,冽井边上的积谷山中谢客岩(谢公岩)也依旧在。

image.png

池上楼屋檐上的小松鼠

清朝大诗人袁枚过此地时,写了《过谢客岩有怀康乐公》:“一梦传千古,诗人重友于。池塘应在此,春草绿如初。水色芙蕖嫩,苔痕屐齿疏。相传崖上篆,犹是谢公书。”

池上楼的周边,中山公园也是值得去的,这里有大树苍天,也有温州老城区最接地气的民众休闲画面,拉二胡的,拿着扫帚在地上练书法的,打太极的……

倒映于中山公园春草池塘的池上楼。.jpg

倒映于中山公园春草池塘的池上楼

“中国诗之岛”江心屿

东西双塔中间全是诗

诗仙李白名诗《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谢朓,与“大谢”谢灵运同族,世称“小谢”)曾有言:“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在古代,大概有过“舟楫泛中流”的经历才能被称为诗人,所以,独处瓯江中心的孤屿江心屿,自然是诗人泛中流游赏的好去处。在温州,泛舟江湖留下名句的,当然也始于谢灵运。

晴日江心屿。.jpg

晴日江心屿

谢灵运《登江中孤屿》有名句如是:“乱流趋孤屿,孤屿媚中川。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故而江心屿上,如今有澄鲜阁。

澄鲜阁位于江心屿西塔山南麓,阁楼的墙上,列着很多后代名家写谢灵运与江心屿相关的诗文。澄鲜阁畔,是谢公亭。谢公亭,顾名思义,是谢灵运为永嘉守时常常游江心屿驻足望江之处。

自谢公始,追寻着谢公的足迹登江心屿的大诗人很多。如孟浩然《宿永嘉江寄山阴崔国辅》中有言:“卧闻海潮至,起视江月斜。借问同舟客,何时到永嘉。”江心寺旁有浩然楼,起初是为了纪念到访的文天祥的,取名于文天祥《正气歌》。因为孟浩然,如今,我们普遍认为,浩然楼既是纪念文天祥的,也是纪念孟浩然的。

image.png

夕阳西下,江心屿西塔下澄鲜阁及谢公亭一带

位于澄鲜阁和浩然楼中间的江心寺,寺门有王十朋的千古名联;“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王十朋,乐清人,南宋高宗时状元。江心屿曾是中状元前的王十朋读书处,他在江心屿,也是留下了许多诗篇。

这中间,为江心屿赋诗的,还有大诗人李白和杜甫。当然,还有上文提到的文天祥。现如今,江心寺旁还有建于明成化十八年(1482年)的文天祥祠。其他的诗人,太多,不再赘述。

游人到访江心屿,除了赏瓯江山水及孤屿景致,跟着山水诗的足迹再赏孤屿,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书圣王羲之的足迹

挨着朱自清的美文

从车程上算,九山到江心屿,约在10分钟;从江心屿出来到朱自清旧居陈列馆,只要5分钟;朱自清旧居前往池上楼,也在10分钟左右;池上楼折回墨池公园,也在10分钟之内。如果是单车骑行,时间不差上下。

温州墨池里的游鱼。.jpg

温州墨池里的游鱼

墨池公园在解放街旁的墨池巷里。顾名思义,墨池,当然就是书圣王羲之洗笔砚处。温州城关于王羲之的传说非常多,全城最有名的五马街取名也跟王羲之有关。大意是说,王羲之曾任永嘉守,庭列五马,绣鞍金勒,出即控之。所以,后来温州就有“五马坊”,也就是现在的五马街,也有了现在的墨池。

因为是“据说”王羲之曾为永嘉守,不排除推崇书法艺术的古人傍名人之嫌,但是,后世的大诗人们到访温州,许多都把王羲之在温州的经历写到了诗词中。

比如南宋著名词人姜夔,著有《水调歌头·富览亭永嘉作》:“日落爱山紫,沙涨省潮回。平生梦犹不到,一叶眇西来。欲讯桑田成海,人世了无知者,鱼鸟两相推。天外玉笙杳,子晋只空台。倚阑干,二三子,总仙才。尔歌远游章句,云气入吾杯。不问王郎五马,颇忆谢生双屐,处处长青苔。东望赤城近,吾兴亦悠哉。”温州郭公山曾有富览亭,“富览亭”三字相传为王羲之手书。

姜夔也是在瓯江“舟楫泛中流”,去追王羲之和谢灵运的脚步,因而有“不问王朗五马,颇忆谢生双屐”之句。

我们且跟着瓯江山水诗路,跟着这些诗词,去寻访墨池。墨池公园,也是江南园林式公园,亭台楼榭都有,还有围墙,如此近乎封闭式的公园,游逛起来相对安静,也能遇见小松鼠。一隅的墨池井水是墨绿色的,池中的锦鲤不时浮上水面,游踪也像在写毛笔字一般,时开时合。

朱自清旧居纪念馆,同样位于解放街一侧,在其中的四营堂巷里,挨着南戏博物馆。1923年至1924年,朱自清在温州教书,租住在四营堂巷。朱自清将写温州的四篇散文,编为一组,取名《温州的踪迹》。其中有语文课本名篇《绿》,还有一篇《月朦胧、乌朦胧、帘卷海棠红》,写的是当时他的温州朋友、书画大师马孟容的一幅国画意境。

温州作为南戏故里,游人若是能赶巧的话,南戏博物馆内的戏台上,入夜偶有好戏上演。

南戏博物馆里的越剧演出

倾城之恋的张爱玲

在九山碎了岁月静好的梦

温州九山路,挨着九山河,拥有全城最美的林荫道。即便在炎夏,这里也是有凉意的,路边有承载温州人几十年集体记忆的九山冰淇淋在卖,河里有贪凉的人们在游泳。

骑行九山路。.JPG

骑行九山路

九山河畔的松台山,山不在高,高不过100米,但是有名僧,也有名诗。唐高僧永嘉宿觉大师逝世后便葬于松台山。

至于诗词,清朝词坛领袖之一朱彝尊写有《永嘉杂诗·松台山》:“苍苍山上松,飒飒松根雨。松子落空山,朝来不知处。”

温州曾被称为“东方威尼斯”,老温州城水网密布,舟楫往来。如今,游人到九山,尚可找到水城的影子。从九山路绕着九山河到胜昔桥,依旧有不少老温州的记忆。九山糯米饭、灯盏糕……都是老温州的美食。

遥想当年,九山河畔的胜昔桥路,滚滚红尘里隐约还流传着张爱玲倾城之恋的传说。

胜昔桥路,徐家大院旧址。.JPG

胜昔桥路,徐家大院旧址

“我从诸暨丽水来,路上想着这是你走过的,及在船上望得见温州城了,想你就在那里,这温州城就像含有宝珠在放光。”1946年初,张爱玲从上海一路赶到温州,追寻丈夫胡兰成的脚步,写了上面那段话,可见她的期盼。

当时,逃难到温州的胡兰成,借住在胜昔桥徐家大院,另有新欢相伴。于是,这段曾许下“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美好心愿的一纸婚约,最终在九山河畔的短暂三角恋纠结中破碎。

斯人已去,徐家大院的门台倒尚在,路旁的九山河一角,夏日荷花正迎着日光绽放。路上人来人往,穿梭于隔壁的油条老店、糯米饭团、灯盏糕老店。还有路边那根须深扎于河水中的无柄小叶榕,依旧数十年肆意生长,从未停歇。

九山河畔胜昔桥,除了张爱玲这段红尘往事的足迹,还有一处不错的去处,是温州教育史馆,也临着九山河,安静地坐落于籀园小学墙外一角。

九山胜昔桥路,温州教育史馆的门台。.jpg

九山胜昔桥路,温州教育史馆的门台

百多年前,温州人为了纪念教育家“籀公”孙诒让先生,在胜昔桥兴建了籀园,温州教育史馆属于旧籀园领地,庭院里尚有并列的三块古碑:顺治年间进士王锡琯所书“学院王公纪德碑记”、乾隆二十年(1755)中山书院碑、温属图书馆碑。其中布局,分古代教育展厅(文德堂)、近代教育展厅(籀公祠)、现代教育展馆(籀园图书馆)、文献阅览室(服膺轩)和庭院等五部分,展品1081件(套),展示温州一千七百多年来教育人文历史变迁。

游人到了九山,除了感受这些老温州的经典诗词和文化韵味,当然,最重要的是,九山一带,尚保留着老温州最纯正的人间烟火味。


来源:温州新闻客户端

温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翁卿仑

摄影 翁卿仑

编辑 诸葛佳倩

(作者:翁卿仑 翁卿仑1)